法制网首页>>
城市治理>>
“飞地”治理考验地方政府执政能力
发布时间:2020-09-08 16:51 星期二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将公共服务事项委托飞入地管理

◆集聚建设推进建设用地化零为整

◆行政区域合理利益交换盘活资源

◆落实主体第一责任避免相互推诿

◆智慧城市技术优势弥补管理空白

法治日报全媒体见习记者 赵婕 记者 董凡超

河南省濮阳市范县有一句民谚:山东省里有个河南县(范县),河南省里有个山东乡(樱桃园镇),山东乡里有个河南村(金村和张扶村),河南村里住着山东人。

由于历史人文的原因,当前,我国多省存在行政区划交错、一省行政区嵌入他省的“飞地”现象,造成一些管理上的难题,也一定程度上导致平安建设等工作难以统筹发展。如何破解“飞地”治理难点?近日,《法治日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两地联动

范县县委政法委政治处负责人介绍说,范县老城区在山东、河南交错穿插,很多路段路面管理归河南范县,路旁管理归山东莘县,还有很多一家院子跨两省的情况。一些群众在自家门前占道晒粮不服从他省管理,成为道路治理的难题。一些违法犯罪嫌疑人也试图利用案件管辖漏洞逃避打击。

为破解这一管理难题,2019年7月1日,范县老城派出所和莘县樱桃园派出所签订两警联动合作机制,两地警方紧密协作、查缉布控辖区边缘发生的案件及相关嫌疑人、车辆。

今年6月上旬,范县老城派出所接报,一名犯罪嫌疑人驾驶鲁P号牌小轿车在范县城关镇西三街向南行驶。该路段处于河南、山东交界,根据两警联动机制迅速将警情传达至樱桃园派出所,两地民警同时追踪并设卡拦截,成功抓获嫌疑人。

老城派出所负责人陆世涛说,两警联动合作执法及时把握两地社会治安状况,解决了一地两省的平安治理难点,精准打击犯罪,有力维护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长期困扰过往司机的占道晒粮问题,也在两地民警共同巡逻、治理下得到解决。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林鸿潮说,历史人文自然形成的“飞地”需要两地跨界联合治理,一元化是比较可行的办法。基层行政区域权力有限,解决问题的资源也有限,双方可以经上一级政府协调,尽可能将公共服务事项委托飞入地管理。

盘活资源

“上世纪90年代初,台州市三门县亭旁镇因佃石水库扩建需要整村迁移,形成‘飞地’。海润街道涛头村最具有代表性,有海游、沙柳、亭旁、健跳4个‘飞地’。”浙江省台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晏子说,针对这一治理难点,台州市委政法委以全省统一网格地图绘制为契机,明确要求乡镇(街道)根据浙江省、台州市关于网格划分的相关要求,结合城乡社会治理助力“飞地”经济建设。

温岭市大溪镇积极探索土地复垦指标“飞地”集聚建设模式,推进建设用地指标化零为整。把规划区外所有村存量建设用地打包成54个土地整理和耕地垦造项目,由政府委托施工方组织实施复耕,盘活建设用地指标集中飞入规划区内的成片安置地,在异地用于工业地产开发,根据规划推向市场,开发收益由政府、复垦飞出地、安置飞入地3方按比例分成,实现综合效益最大化。

温岭全域改造产业升级实验区建设的主区块位于横峰街道,地处温岭城乡接合部,被称为“中国鞋材之乡”,有7000多家制鞋及鞋业相关企业。全域整治专项行动重新规划区域内建设用地,打破行政村界线,划分为集中住宅区、产业园区,破解了安全隐患和环保难题。

“‘飞地’集聚建设前,在横峰大道两侧的马鞍桥、莞渭陈、方家洋等22个行政村以村为界,村庄规划各自独立。零碎的建设用地散落在村民的门前屋后,难以进行规整。在用地紧缺的当下,这些建设用地尤为宝贵。”横峰街道莞渭陈村党支部书记陈根夫说,通过土地跨行政村调整,附近几个村的住宅用地安置在方家洋村,工业用地则在马鞍桥村,前洋、下叶等村的土地集中复耕。

林鸿潮评价说,温岭市的“飞地”治理避免了土地资源浪费,行政区域间合理的利益交换盘活了资源。

党建引领

8月31日,全国首个“飞地”法院——广东省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人民法院揭牌成立。

此前,深汕合作区已先后成立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分局、深圳深山特别合作区人民检察院。至此,作为全国首个飞地,深汕合作区公检法全部实现履职。这将持续加速助力深汕合作区改变临时性、援助性体制,形成长期、稳定、可持续的管理模式,从根本上解决深汕合作区长远发展所邻面的法制、体制障碍。

深圳市经济发达、人口稠密、企业发展空间高饱和,而与之相隔100多公里的汕尾市有大量闲置土地。2011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决定,将与汕尾市西部海丰县相连的鹅埠、小漠、赤石、鲘门4镇设立为深汕特别合作区,开启以“飞地”经济带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改革试验。

“平安建设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只有努力维护城乡社会治安秩序才能为深汕合作区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深圳市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推动平安一体化建设,深汕合作区的基层党建工作正加速与深圳一体化同步发展,全区4镇108个党组织、2519名党员组织关系已成建制划转,镇村党支部全部纳入深汕合作区党组织管理体系。在市委组织部统筹部署以及深圳10个区(新区)的大力支持下,“1+4+6”党群服务中心结对共建工作稳步推进。

“全国‘飞地’众多,各地应结合市域治理现代化进程因地制宜进行‘飞地’治理。”林鸿潮认为,深汕特别合作区主动谋划,巧妙利用“飞地”进行区域经济协作,对于其他经济悬殊的跨域建设具有启发意义。

北京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教授孙宽平说,“飞地”治理中往往因多个行政主体管理空档产生社会矛盾,因此要落实主体第一责任避免相互推诿,强化首办部门责任。智慧城市的技术优势是弥补“飞地”管理空白的有效途径,要重视规划和管理同步进行。

责任编辑:张小军
相关新闻
秒速快3官网 秒速快3app 秒速飞艇app下载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下载